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欢迎您,游客!您可以选择
最新公告:青岛心理咨询(13678877508)-青岛心理学家秦启竞毕生从事心理学及相关领域研究,向高端华人群体提供高品质的私人心理咨询和非药物心理治疗以及全方位心理学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心理研究 心理研究

罢学身份认同危机
发布时间:2020-04-09 丨 阅读次数:131

自去年12月份起,美国加州大学的研究生们声称已经无法负担越来越高的生活成本,从而掀起了一场“罢工”运动。 


自去年12月份起,美国加州大学的研究生们声称已经无法负担越来越高的生活成本,从而掀起了一场“罢工”运动。部分研究生拒绝担任教学、评分或其他和助教有关的工作,而罢工最直接的举措则是拒绝提交2019学年秋季成绩评分,这可能使得该校数千名学生无法获得期末成绩。除此之外,还有越来越多的学生、教职工正在加入到罢学罢工运动中。这项持续近三个月的罢工运动,已经威胁到了学校下一季度的正常开学。

然而,校方回应也颇为强硬:在2020年春季学期担任教职的54名涉事研究生,已经被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解除工作;另有28名涉事研究生也收到了校方信件,称不再聘用他们担任任何教职工作。根据通知函,这些人将在3月26日前被正式解雇。



Eleanor Castracane正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攻读博士学位。她说她每周工作时间最多达50个小时,除了研究工作之外,她还要负责指导24名本科生并批改他们的作业。Adam Cooper是一名二年级博士生,他表示自己的处境与Castracane相同。两人称自己每年的税后收入不足31000美元,这让他们难以负担沉重的房租。而由于参与罢工要求提高工资,他们正面临着失业。


据加州大学研究生工会的信息,加大研究生的平均工资为每年21000美元。而在该工会登记的19000名加大学生雇员,无一例外,均在住房上花费了30%以上的收入。其中相当大一部分人甚至支付了税前收入的60%。高额的租房负担令学生抱怨不已。


一位历史专业的研三学生称,“许多学生要花其中的50%、60%甚至70%去租房,在圣克鲁斯,一间普通的卧室租金中位数就达到了3000美元。我们只是希望增加每个月的补贴金额,这样我们才能心无旁骛地去研究。”


Castracane称,目前,她必须将收入的52%用来支付房租,并且由于距离太远,往返校园都必须乘坐一个小时以上的巴士。她认为,尽管自己已经拥有硕士学位,但仍在从事着最低报酬的工作。她抱怨道:“自从假期以来,我没有请过假。…他们付给我们的钱很少,因为我们被归类为学生。”


Cooper则表示,这种境况会对学生的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当一个人挣扎在温饱线上,或是因为通勤缘故,不得不每天搭乘2小时以上的公共交通时,他将很难成为一名有效的教育者。我曾在办公室里过夜,并在那里备上了睡袋。在一次暑期学习中,我和朋友买了吊床用作小睡——那时我们每天工作12小时,持续了近两个月。”


愤怒的学生们在社交媒体上大倒苦水,并酝酿发起了野猫罢工。罢工浪潮迅速蔓延到了加州大学的几个校区,先是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的研究生拒绝参与秋季课程工作,然后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研究生拒绝提交课程成绩,紧接而来的是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研究生停止正常授课,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仍在确定有多少人支持罢工。


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学生罢工,要求提高工资

Photograph: Dan Coyro/Associated Press


加州大学回应称,他们给过了这些研究生最后的机会去履行他们的教务职责,但他们依然拒不履行。加州大学媒体关系副主任Andrew Gordon说:“校方关切他们所面临的挑战,尤其是他们在住房方面的困难。合理的住房条件一直是校方工作的优先项,我们正在全系统范围内取得长足进步。所有加大学生住房的价格都低于市场价格,且我们正在建造更多的住房。”


然而这样的回应学生们并不买账。他们认为校方的回应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客观上看,学生们的罢工更多地赢得了公众的同情。而在校方态度强硬的解雇了一批研究生之后,舆论更是一边倒地开始批评起加州大学来。加州大学研究生工会主席Kavitha Iyengar表示:“今天,我们与在圣克鲁斯被解雇的人保持百分百的团结,我们对加州大学的冷漠、以及如此多抗议者在和平地提出需求时所遭受的暴力感到震惊。”


美国参议员Bernie Sanders发表推文称:“这是可耻的。所有工人都应享有讨价还价和罢工的权利,以获得更好的工资福利。致Janet Napolitan和加州大学:停止工会这场令人震惊的挫败,并真诚地进行谈判。”



罢工者发推文说:“加大的校长每年可赚40万美元以上,每月有6500美元的补助。但加大的学生们却必须以不足25000美元的年收入,生活在美国最昂贵的城市。”据悉,罢工组织者发起了在线募捐,现已募集到了十几万美元资金。对于校方解雇研究生的强势回应,罢工者表示将会抗争到底。他们发表声明称:“我们将继续组织工作、持续发声,直到我们所有人都为自己的工作获得合理报酬为止。”


各校学生所要求的每月津贴提升额



研究生的定位危机:是学生?还是雇工?


事实上,美国大学罢工罢学运动并不鲜见。就加州大学的而言,或许是树大招风,其大大小小的罢工罢学几乎可以用“此起彼伏”来形容。但本次声势颇大的研究生罢工事件,却关系到一个颇为有趣的问题——研究生的身份定位,究竟是学生还是雇工?


一般来说,人们还是倾向于将研究生视作学生身份,毕竟研究生是在校接受学术教育的全日制学生,而非持有劳动合同的劳工。研究生参与到学校的教研工作中去,通常也被认为是学术训练的一部分。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高校却愈发地对研究生这一廉价劳动力产生依赖。而这种趋势一旦出现,便难以遏制。在学生和学校的博弈关系中,学生是相对弱势的一方,如果缺乏有效的制约力量,研究生的角色性质将不可避免地朝向雇工倾斜。而在这种转变过程中,由于研究生并非法律意义上的劳工,所以其劳动权益也就无从界定,遑论权益保护。


在美国高校,这一现象很早便引发了人们的思考,其直接结果,便是促成了研究生工会的产生。研究生工会作为保护研究生权益的工会组织,成为了找寻学校、研究生之间博弈平衡点的重要尝试。


美国的研究生工会设立运动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当时的学生群体在争取民权、自由言论以及和平反战等思潮的鼓动下,发起了影响深远的反叛运动。1964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成立了研究生协调委员会,率先开启了研究生工会成立的漫长历程。直到今天,诸如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等高校已经设立研究生工会。还有一批高校紧随其后,学校和学生正围绕是否设立研究生工会反复交涉。


研究生群体自身应当是最先体察到研究生角色定位朝工人转变的。理所当然的,他们成为了设立研究生工会最坚定的拥趸。这些支持者的理由很简单,既然研究生群体不可避免地带上了雇工的色彩,那么他们就应当享受(或部分享受)劳动带来的权益,而成立工会是保护劳工权益的基本举措。但是反对方认为:师生关系、学校与学生之间的关系并非雇主与劳工之间的关系,成立工会介入,只会令师生关系进一步异化,并最终妨害到学术界、教育界的固有生态。


笔者认为,两方面的思考都各有价值。一方面,学生作为弱势一方,其权益保护的确值得关注,但另一方面,却不应当忽视学术界、教育界的特殊性质,去刻板地照抄雇主与劳工的模板,成立一个“翻版工会”。因为师生关系毕竟不同于单纯的利益关系,学校与学生之间也毕竟不是单纯的对立关系。简单粗放的引入工会的建制,极有可能适得其反,令研究生群体进一步朝着雇工性质转变。那样就与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学生们的罢工行动虽然赢得了大多数公众舆论的支持,但却有一个不能忽略的重要特征:这是一次野猫罢工,是一场未经工会允许而自发组织起来的罢工运动。然而,这种非法形式的罢工依然能够获得一边倒的支持,甚至没有遭遇到一丁点理性的规劝与反思。以至于双方始终无法回归到合法框架下来解决矛盾,最终竟然迫使大学日常事务停摆,令更多的学生权益受损。


这种现象的发生,不能不归咎于美国“政治正确”的思维定势对舆论界的绑架。而学生们的过激态度无疑也是部分因为有这种政治正确作为支撑。然而,政治正确过分的绑架并未促进问题的解决,反而盲目地扩大矛盾波及面并阻碍人们理性地认识、解决问题。


政治正确无疑是美国政治文化中的独特一环,然而过度强调思维正统和一致,却客观上排除了理性对话的可能性。耳习于所闻,则喜谀而恶直。政治正确求众口一声,而学术界、教育界却应竭力避免思维定势,这显然是两相龃龉的。本次加州大学罢工事件的整体走向,或许是一个契机,令人们反思一下“政治正确”思维定势对学术界的侵蚀。


不过,关于此事的讨论本身却是有益的,这对于我国教育界、学术界的许多现实问题都有借鉴意义。我们也欢迎读者朋友们在评论区分享观点。


↑上一篇:负面的噩梦
↓下一篇:心理瘟疫

评论(0)

后面还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青岛心理咨询秦启竞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青岛市北区万达广场商务中心 预约:13678877508 微信:qingdaoxinlizixunshi 电话:13573233080
Copyright © 1989-2014 HAORAN. 青岛高端心理咨询 Power by HAORAN 鲁ICP备10013142号-2